南瓜财经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区块链

新兴市场管制升级抑通胀专家担心升值引热钱流入【CICEE】

2022年11月24日 南瓜财经网

新兴市场管制升级抑通胀 专家担心升值引热钱流入

新兴市场管制升级抑通胀 专家担心升值引热钱流入 更新时间:2010-12-14 7:17:28   新兴经济体资本管制升级,从短期债务扩展至政府债券和房地产,此举颇为无奈,而难以治本

通胀高企和货币升值交织,这是新兴经济体正普遍面临的境况。

以亚洲为例,经济增长仍然乐观。12月7日,亚洲开发银行发表报告预测,亚洲发展中国家和地区今明两年的经济增速分别为8.6%和7.3%。而通胀潜在风险也在加剧。10月数据显示,中国、巴西、俄罗斯、印度“金砖四国”的消费价格指数涨幅分别达到4.4%、5.2%、7.5%和9.8%。其中,印度食品价格的涨幅更是连续52周超过10%。

12月1日,泰国央行将基准利率由1.75%上调至2.0%。这是泰国今年以来的第三次加息。泰国央行人士解释,“即使这样,泰国负利率状况仍达1.6个-1.7个百分点,与印度等国一起成为亚洲地区负利率最严重的国家。”而实际利率为负,可能产生资产牟利风险,引发经济泡沫问题。

与泰国一样,今年以来印度、巴西、马来西亚、韩国、中国等新兴市场国家,货币政策先后趋向中性或持续从紧。

作为中央银行,不论其独立性如何,保持物价稳定无疑是其职责之首,但这样的决策在临近2010年末有了更多的羁绊、顾虑及争议。

应对通胀压抑泡沫

美联储第二轮量化宽松政策11月初落定后,不少分析人士提出,这可能令美元长期疲软,并推高以美元计价的大宗商品价格,进而影响到较多国家的通胀预期。

12月1日,由于全球谷物、糖和植物油价格上涨,联合国粮农组织月度公布的食品价格指数在11月攀升至205.44,较10月上涨3.7%,也创下2008年7月以来的最高水平。

“从现在迹象来看,通胀的压力还主要集中在食品部门,对新兴经济体,比如拉美诸国来说,货币升值将帮助抵消部分的通胀压力。”美银美林全球研究部拉丁美洲经济研究及固定收益策略主管贝克这样分析。

不过,大宗商品及食品价格上涨,正与亚洲新兴经济体的通胀预期互为推动。由于食品和能源在其物价指数中占有较大比例,通胀给这些发展中国家居民带来的压力更为明显。

自上半年起,除澳大利亚、加拿大等资源大国连续加息,印度、马来西亚、巴西、泰国等新兴市场国家加息次数均达三次或更多。国内外利差扩大并没有妨碍其货币当局动用价格工具。

确实,短期投资投机资本的流入不得不设防。这些国家较高的经济增速和资产市场可能的诱人收益,正吸引外资涌入,房地产市场、股市等首当其冲。

11月19日,鉴于不正常利率和资金充裕下的楼市炒风已影响一般市民住宅市场,香港特区政府公布新举措,以抑制资产泡沫,包括增加住宅楼宇短期交易印花税,在现有从价印花税上,引入“额外印花税”,如,六个月或以内转售的交易,税率为转售交易金额的15%。

同时,香港金融管理局发出指引,要求银行下调物业按揭成数上限,如,所有价值1200万港元或以上住宅物业的按揭贷款,最高成数从六成下调至五成。

事实上,从2010年年初开始,港府就着手制定各种抑制房地产资产泡沫的政策,包括增加土地供应,对抵押贷款利率设定下限,提高交易税率,并进一步降低了房地产贷款成数和最高贷款额。10月,香港政府还临时取消了资本投资移民规定下的买楼移民,并将投资移民规定的投资额提高至1000万港币。

除了抑制楼市,部分新兴经济体也对其他投资渠道做出不同程度的限制。11月18日,韩国决定对外国资金投资韩国国债和货币基金重新征收14%的预扣税。在此之前,泰国、巴西等国家早已做出类似决定。同时,包括菲律宾等国,也开始推出鼓励资本流出的各种政策,以期借此平息“热钱”之患。

权衡本币升值

“最大的风险在于,这些国家停止本币的升值。”贝克提出。

然而,一旦选择让本币大幅升值,随之而来的“热钱”流入局面,仍将困扰这些新兴市场。现在的窘境和危机前的2007年如出一辙。

年初以来,包括印度、巴西、泰国和中国在内的新兴经济体,本币升值状况异常明显。其中,巴西雷亚尔和印度卢比的升值幅度都达到10%,人民币的升值幅度也达到2.5%。但是,随着爱尔兰债务状况恶化和朝韩局势渐显紧张,市场避险情绪推动美元反弹,新兴经济体的货币升值速度也有所放缓。

但一种疑虑始终存在,那就是随着美国QE II逐步产生效果,这些国家本币升值的情况是否会更加趋于恶化。

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高级研究员威廉?克莱恩认为,各国目前都在努力改善自身的贸易状况,或者因为本土需求不足,或者经常账户要比他们想看到的数字要差,所以一个更具竞争力的汇率,是这些国家乐于看到的。“然而,一国货币弱势必然对应着另外一个国家货币的强势。问题在于,谁愿意做那个遭受损失的国家呢?”克莱恩反问道。

对于新兴市场的决策者,他们不可避免要在通胀上扬与名义汇率升值之间作出选择。

“如果说,所有的新兴经济体都相对美元升值,那问题可能还不是很严重,因为这意味着在新兴经济体间没有丧失相对的竞争力。”西班牙对外银行新兴市场首席经济学家艾西亚认为,目前困扰新兴经济体的问题,更多是欧美等发达经济体消费不振,汇率并不是主导的因素。“不过,新兴经济体在升值过程中,应该以渐进的方式,避免汇率剧烈波动。同时,亚洲新兴经济体也需要在政策方面有更多的协调和合作。”艾西亚对本刊记者表示。

也许是预计到了这样的趋势,11月中旬召开的20国集团领导人首尔峰会,各国首脑在公报中默许那些本币升值压力过大的国家采取资本管制措施。

政策效果递减

从政策选择来看,对于那些资本可以自由流动的新兴经济体,近期颁布的政策多为抑制资本流入,鼓励资本流出,同时辅以抑制资产泡沫的紧缩政策,诸如加息、提高银行准备金比例,并对外资投资本国的资本资产市场进行限制。然而,从过往的经验看,诸如此类的措施若被频繁采用,效果并不显著。

包括美联储和欧洲央行在内的发达经济体央行,目前仍然维持超低的利率水平。宽松的流动性环境鼓励各种套利行为的出现。

虽然短期内,在欧洲主权债务危机升级和地缘性政治冲突加剧的背景下,市场上避险情绪有所升温。但长期来看,新兴经济体良好的经济增速以及货币升值的预期,无疑将继续吸引来自外部资金的涌入。

野村证券东南亚地区高级经济学家优杰卡特里指出,近期亚洲诸国在资本控制方面的措施,已从控制短期债务流入扩展至外资购买总体政府债券和外资购买房地产方面,但尚未控制股权资金流入。而亚洲货币虽然近期出现贬值,但鉴于2011年发达经济体增长仍将乏力,明年亚洲仍会延续吸引大量资本流入的趋势。

他还指出,这项措施能更有效地改变资金流入的结构,而不是阻止资金流入或者缓解汇率压力。同时,更多国家使用资本控制措施会带来很多其他的风险。资本管制的措施也有可能会被政治化。如果失去作用或者资本逐渐加快流入,资本控制措施可能需要不断升级,从而加大经济扭曲的风险。

室内软装饰

上海前十大装修公司

别墅装修

  • 友情链接
  • 合作媒体